2013-01-26 星期六 農歷臘月十五
> 傳媒文化 >

中文字幕頻現網絡熱詞 翻譯外國電影可不可以杜撰

2012-06-19 10:33:21  來源:Admin5 整理:中國行業報協會

最精准的一分快三计划网址 www.hdjoap.com.cn   探員J指責探員K亂吃路邊攤的烤肉時說:“我真懷疑他們用的是地溝油、瘦肉精。”

  探員K對最后一個活著的伯格羅多人說:“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河馬對長頸鹿說:“我們可以組成夫妻檔,就像小沈陽那樣!”

  企鵝說:“你以為我是趙本山么?你把這里當《星光大道》?”

  由于大量使用網絡流行語、古詩詞等“中國特色”的詞匯,眼下正在各地熱映的進口電影《黑衣人3》、《馬達加斯加3》的中文字幕迅速成為聚光焦點,甚至超越了電影情節和明星等噱頭。有人說如此翻譯“好歡樂”;也有人說:“若不是眼睜睜地看著銀幕上的黑衣人和那些河馬、長頸鹿都是貨真價實的美國制造,我還以為在看哪部國產片呢。”

  引進片的官方字幕組第一次從幕后被曝臺前,觀眾被大量“傷不起”又“坑爹”的臺詞雷倒后,不禁質疑:引進大片的中文字幕、中文配音頻現網絡熱詞,國產幽默是否“用力過猛”?

  網友自發給字幕“捉蟲”

  網絡影評調侃好萊塢大片的中文字幕盛產“國產笑話”,最初只零散地在微博、論壇上議論,諸如《吐槽字幕君》、《傷不起的中文配音》、《你確定這是好萊塢出產的?》等等。直到網友“閉關求監督”在豆瓣上發表了專門給《黑衣人3》字幕挑錯的帖子《我們只是來捉蟲的》,逐字逐句地對照中文字幕和英文原文,并給出自己的翻譯,一場“大家來找茬”的游戲自此開始。

  在這個長達14分頁、且仍在不斷更新的熱帖中,“地溝油、瘦肉精”原音重現。原來臺詞原文是“I think I just saw a tooth in that thing, or claw, a hoof”,如果直譯應該為“我好像看到里邊還有顆牙,還是爪子、蹄子什么的”,而字幕翻譯成“我真懷疑他們用的是地溝油、瘦肉精”。而探員K說的“I keep emotion out of it”(直譯為“我不把情緒放臉上”)被翻譯成“這叫老當益壯”。

  網友“基勞德”評論:“‘傷不起’之類的風格問題另說。‘地溝油’把原來外星生物的隱藏笑點弄沒了(牙、爪子、蹄子可能是外星生物的),‘老當益壯’把K自認面癱的笑點弄沒了。如果翻譯都是再創作,進口大片都充斥著網絡上的流行笑話,完全不顧影片本來的笑點和內容,那我們花錢進影院看的是什么?翻譯抖機靈嗎?”

  另一位網友“BELL”則為譯者辯解道:“字幕就是國語配音的臺本,配音臺本不光要考慮臺詞含義,對口型是譯制片的重要一個環節,而且語速、語氣、字數都需要盡量符合。如果完全照原意翻,你讓配音演員怎么念啊?”

  隨著討論日益激烈,《黑衣人3》的字幕翻譯者賈秀琰也在帖子中現身,并在個人主頁發表了長達3500多字的“說明文”。對于“地溝油、瘦肉精”一句,她承認:“或許是我發揮過度了。翻成這樣完全是為了和大家一起娛樂一下,一點也沒想要嘩眾取寵。”

  為何選擇如此翻譯風格,賈秀琰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這是源于譯制負責人的一個提醒。他說另一位翻譯在翻譯《快樂的大腳2》時,用到‘hold不住’這個詞,他覺得挺有意思。所以我在看了一遍《黑衣人3》的影片素材和英文對白本之后,覺得可以在不影響觀眾對劇情的理解的情況下,加入一些搞笑臺詞。”其實早在2011年翻譯《終極快遞》時,賈秀琰就用了一些搞笑譯法,比如男主角山姆的爸爸稱呼他的小名譯成了“狗蛋”,“因為我小時候鄰居男孩就經常被爸爸這樣叫”。

  對于字幕引發的爭議,賈秀琰說:“官方翻譯和字幕組最大的不同,在于官方會受到口型的限制,所以對一句話的字數有嚴格要求,加上英語中‘倒裝’等語言習慣,于是發生了‘捉蟲帖’里說我的所謂錯翻、漏翻、加詞現象,這是不得已。這次給我的啟示是:中文配音版和字幕版一定要有各自版本,字幕版可以突破口型限制,在達意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做到忠實嚴謹。”

  國產幽默能否真正“hold住”外國電影

  使用網絡流行語翻譯外國影視劇,其實并非新鮮事。早在2006年上映的《加菲貓2》中,就根據片中角色帶有美國南方口音的特征,把“非常”翻譯成了“灰常”;后來,《功夫熊貓2》中阿寶說:“把神馬都當作浮云。”網絡熱詞不止一次地出現在大熒幕上,在當時被視為創新并贏得好評,各類民間字幕組也由此逐漸為人所熟識。

  熊偉,“人人影視字幕組美劇組”總監,也曾在美劇中加過“國產幽默”,比如《生活大爆炸》第四季中,男主角Sheldon就有“在德云社聽相聲”之語。熊偉說:“這種翻譯一般只針對喜劇。像《馬達加斯加3》還是側重劇情,不是純粹耍嘴皮子,還是有必要翻得正常一點。”

  賈秀琰也認為:“如果史詩正劇里出現了什么坑爹、傷不起、地溝油,引用我翻譯的《黑衣人3》里的詞,那我也太‘二’了。”她翻譯的另一部最新上映電影《饑餓游戲》屬于驚悚科幻類,就沒有出現類似譯法。

  影評人云飛揚認為,網絡流行語因其在時效和使用人群上的限制,并不適用于電影。“網絡語言今年覺得好玩,明年可能就過時,但一部好電影的生命周期會很長。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會理解這些詞匯的意思。”網友“小玖桑”的爸爸就是一例。“小玫桑”買票給父母去看《黑衣人3》,回來后老媽說:“你老爸英語不靈光,字幕‘地溝油’啊‘瘦肉精’啊,看得他糊里糊涂!”

  熊偉說:“對原片里一些隱晦的調侃,賈同學(賈秀琰)直接把笑點亮出來了。其實可以把這留給觀眾,她不能剝奪那部分能看懂的人發笑的權利。”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講師常江,從事影視傳播研究,他認為應該區分影院正式上映和網絡傳播。“字幕中出現本土化元素,其實是觀眾(字幕組成員本身就是第一批中國觀眾)的二次創作。妥當與否,關鍵看是什么傳播渠道:影院觀影是觀眾儀式性的消費行為,是單向傳播,正式且價格昂貴,因此二次創作必須審慎,底線是不能破壞作品原意或杜撰新的意義。而如果是網絡傳播,傳者和受眾更為平等,是多向傳播,選擇高度自由,消費成本低,這種環境下的二次創作,就屬于大眾藝術乃至大眾權利的范疇,無可厚非。”

  字幕譯制:時間緊、任務重、收入低

  一部外國電影從首映到引進國內可能要花一個月乃至更長時間,但給字幕翻譯者的翻譯時間往往只有幾天。賈秀琰在翻譯100多分鐘時長的《黑衣人3》時,從接到劇本到完成為5天左右,整個譯制工作也僅有兩到三周。

  盡管時間緊張,譯制過程還是嚴謹而規范的。據賈秀琰介紹,首先是翻譯臺詞。國外的臺詞本內容豐富且專業,除了對白之外,還會標注對白的引申義和特殊含義等等,用于給各國翻譯提供全面解讀,“所以不可能出現網友所說我的錯翻、漏翻、自創劇情的現象”。其次是演員配音。譯制導演和配音演員會在配音過程中,一句一句摳臺詞,看對白是否流暢。最后上中文字幕。譯制負責人根據翻譯提供的中文臺本,校對一遍英文字幕;再由專門的譯制人員根據配音上字幕,在這個過程中也會對照英文臺本校對一些明顯錯誤。

  賈秀琰說:“電影翻譯的訓練是必須的。我在接片子之前,要拿以前譯制的片子,對著臺詞本和影片學習,最初是拿《指環王》、《變形金剛》等片;去錄音棚看配音過程也是一種學習;翻譯人員也會經常在一起交流。影片上映,會自己買票去影院看中文配音版,學習其他翻譯的作品。譯制方也會在每次譯制之前,告訴你要注意的細節。”

  目前,內地的大部分引進片其翻譯工作并非由專職電影翻譯完成,很多參與者都是兼職。賈秀琰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正職是八一電影制片廠的電影宣傳。雖然現在引進片的數量增至每年34部,但每部電影的翻譯至多只有數千元酬勞,配音可能只有幾百元,加上翻譯團隊也多,想專職從事這行業,生計上就會比較艱難。

  常江說:“我國普通翻譯人員的收入結構是嚴重扭曲畸形的,不光影視字幕翻譯,出版物領域也是如此。翻譯工作本身是一個既需較高文化底蘊,又要求熟練掌握兩種語言以上的‘高級工種’。憑什么奢望一個這樣付出與所得嚴重不匹配的行業去苛刻自律?目前絕大多數翻譯人員都在憑‘熱愛’從事這項工作,包括我本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