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農歷臘月十五
> 傳媒研究 > 學術講堂 >

論新聞的美學特質

2012-12-17 16:31:50  來源:網絡 整理:中國行業報協會

最精准的一分快三计划网址 www.hdjoap.com.cn 美學視野下的新聞

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指出:“動物只生產自己本身,而人則再生產整個自然界;動物的產品直接同它的肉體相聯系,而人則自由地與自己的產品相對立。動物又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物種的尺度和需要來進行塑造,而人則懂得按照任何物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并且隨時隨地都能用內在固有的尺度來衡量對象;所以,人也是按照美的規律來塑造物體。”[1]

在馬克思看來,美是人區別動物的標準,美是人之為人的根本。而新聞傳播活動,是人類的實踐活動,具體而言,新聞傳播是人類在精神追求的基礎上把握物質世界和超越人本身的一種方式。那么作為精神追求與實踐活動的一部分,人類進行的新聞傳播活動自然就需要遵循“美的規律”。新聞傳播的主體將新聞文本向受眾傳播時,既要按照“對象的尺度”傳播事實,也要以自己“內在固有的尺度”來把對象作為靠近期望和自由的階梯和渡船,在對事實的客觀報道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能夠與受眾產生愉悅的情感共鳴的那樣一種審美能量[2]。那么,若運用美學的方法,進入美學視野中的新聞傳播,無論從內容還是形式都必然貫穿著美學的原則,具有美學的特質。

新聞的外在形式美學特質

新聞的形象美。簡約性。隨著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受眾更喜歡用最短的時間獲取大量的信息。因此編輯更注重新聞版面以及整體架構的簡單明了的設計,通過美的統籌,能夠使得受眾在接受新聞傳播的過程中有一種舒暢的感覺,感覺到美的享受。尤其在平面媒體中,目前編輯趨向簡潔的版面設計,適當地“留白”或者插入一定與主體內容相關的圖片,不僅給受眾一個輕松適宜的閱讀空間,而且增加了整體的美感,更利于新聞的廣泛傳播。

標新立異性。不管是平面媒體還是電視媒體,都希望受眾通過版面的設計或者節目的編排感受到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從而“心領神會”領悟到新聞所傳達的意義,加深對新聞的理解。這是一種震撼和視覺的崇高,理性對感官的超越,激發了受眾感性美的認識。

多維性。新聞傳播形式的角度和空間的多維,是與原先的平面性相對而言的。尤其是對廣電媒體以及新媒體而言,這些媒介更注重傳播符號的立體感和多維空間發散的重要性。因為現在的新聞除了宣傳的功能外,更強調了它的娛樂性,如何使新聞產品更具有美的特質,成為獲取更多受眾的競爭優勢。例如,《新聞聯播》的改版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緞攣帕ァ芬恢幣岳炊幾壑諞怨潭ǖ撓∠?,“新聞聯播體”則是網絡上的熱門話題。然而通過逐漸地“換新”,主播首次加入了“70后”的兩位新主播歐陽夏丹和郎永淳,給觀眾以“小清新”的感覺,也更換了新角標,字幕顏色由原來的白底藍字變為黑底白字,開播畫面增加了3D立體效果,在視覺上增加了多維度,讓觀眾感受到巨大的空間,更能感受到現場感。

新聞的結構美。結構就是作品的骨骼,為內容尋求一個適當的形式,使內容與形式和諧統一,組成一個統一的整體。

結構,實質上是客觀事物內部規律和相互關系,經過作者藝術加工的結果。結構技巧的高低,同作者的認識能力和藝術修養有著直接關系[3]。

因此,新聞的結構美,是指記者在新聞作品的結構安排上和諧有序,增強了藝術感染力,給讀者以美的享受。

美不自美,自人而彰。新聞作品的結構雖有一定的規律性和操作規范,有著相對的穩定性,但是,沒有固定不變的結構形式。因此新聞作品結構的安排是記者根據實際情況的需要而定,但遵從一定的美學原則。

突重點。善于突出最能表現主題的重點材料,把它安排在重要的位置,并著墨詳細描述,表現其深度。突重點,是一種結構的藝術,遵循著美學的原則,使新聞作品煥發出吸引人的藝術魅力。

新聞的結構一般分為橫式結構、縱式結構和縱橫結構。在橫式結構里,著力突出最能表現主題和新聞價值的關鍵部分和核心事實。在縱式結構里,全力突出事情發展的高潮部分。在橫式和縱式相結合的結構形式里,一般要突出縱、橫兩個方面的重點事實和典型情節。

重起伏。是指在組織內容時,要重視組織矛盾,使結構高潮迭起,情節引人入勝。結構上的起伏,一是要突出變化。在內容上,要凸顯矛盾沖突,從而反映事情變化的過程。在形式上,通過時間、空間方位的轉換,用結構藝術安排矛盾沖突,從而反映事情的發展變化。

二是要組織懸念。設置懸念,目的就是始終吸引讀者的注意,能夠更深刻而藝術地表現主題。

巧呼應。呼應是指作品首尾呼應,有伏筆,有照應,渾然一體。首尾照應:開頭要簡明提出問題,結尾要巧妙地照應開頭,突出主題,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伏筆、懸念的照應:就是賣“關子”,后面釋疑,與懸念相呼應。伏筆與懸念是兩種結構手法,有時既是伏筆,又是懸念。

總之,新聞的結構美,是在新聞客觀事實的基礎之上,新聞記者遵循著美學的原則,安排結構更加藝術地將新聞事件呈現出來,讓受眾去關注,讓受眾去看、去聽、去讀,達到記者寫作的目的。

新聞的層次美。新聞在內容上賦有層次之美:標題、導語、主體、背景等不同層次之美,層層遞進,就構成了新聞作品的整體美。反映到新聞寫作上,就要求新聞作者在進行新聞寫作時,對新聞作品的每個層次都是一種美的追求、都是一種審美創造、都是一種美的體現,從而為新聞作品整體美的創造奠定良好的基礎[4]。

標題:形式之美。“看書先看皮,看文先看題”,“秧好一半谷,題好一半文”,這些格言都深刻揭示了標題的極端重要性。因此有人評價新聞標題是文章的眼睛。也有人評價說新聞標題是文章的廣告。新聞標題是更注重“標”,是起到宣傳告知的作用,擔當的是向受眾簡潔告知和宣傳的任務,它直接關系著新聞作品能否廣泛傳播的功能。若從美學的角度來看新聞的標題,則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5],代表著一種形式的美,一是表現在形式本身上。人們通過感官對新聞標題(形狀、節奏、韻律)的感知,就能引起人們的聯想和情感活動,從而獲得一定的審美享受。例如,在報紙版面中,新聞標題加上欄題、通欄題,就構成了報紙版面的“眼睛”。這些標題經過線條、配以圖片以及顏色的搭配,使版面主次分明,凸顯動感,既能給讀者以美的享受,又能吸引他們的注意。

二是表現在內在形式的意蘊美,是一種含蓄的美,寓情于事,寓情于景,感人肺腑,易引起受眾的共鳴。例如: [6]

勸君莫打三春鳥 子在巢上盼母歸

鞍山放飛被偷獵的小鳥

新聞記者采用古詩詞式的押韻寫作手法來擬新聞標題,詩情畫意,借古詩詞的意蘊之美以增強新聞標題的吸引力和藝術感染力。

導語:提煉之美。導語是消息中有一定獨立性和統領性的開頭部分。它要求簡明扼要地表現出消息中最重要、最新鮮的內容(核心要點),充分揭示新聞價值,同時喚起讀者的注意。它被稱為“記者杰作的櫥窗”。簡言之,就是簡潔、定基調和吸引讀者的注意。因此它首要的審美特征就是提煉之美,用最簡潔的語言包含最豐富的審美信息量傳遞給受眾,達到一種“言簡意豐”的美學效果。

主體:豐實之美。新聞主體是新聞作品中的最重要的部分,是對導語起補充和說明的作用,即對新聞事實的細節部分和背景部分做進一步的解釋與擴充,使受眾對新聞事實和問題有比較明確的了解。因此,新聞主體在美學上則具有豐實之美,讓受眾獲得一種具體形象的審美感受。正如黑格爾所說,“美只能在形象中見出”,這樣,美就“對于我們變成可觀照,可用感官接受的東西”。[7]

背景:陪襯之美。背景,原是繪畫藝術中的一個術語,指“畫面所描寫的主體以外余留下的空間部分。它是畫面整體的有機組成部分。背景處理得好,能使主體更為突出,主題更為明晰。”[8]而新聞寫作中的背景,就是陪襯新聞主體的材料?;褂腥稅研攣瘧塵壩脛魈迨率檔墓叵黨譜?ldquo;綠葉與紅花”的關系。“紅花雖好,尚需綠葉扶持。”新聞背景材料既然是“綠葉”,那么它始終處在整個新聞報道中的從屬地位,永遠不能充當主角,一旦喧賓奪主,就失去了引用新聞背景的效用。因此,背景在美學表現上,有一種陪襯之美。

新聞的內在美學特質

新聞的美學特質既包括了形式美學,更包含內在的美學。一切形式美其實都是為內容美所服務的。而新聞的內在美學特質表現在新聞傳播中的真善美統一體當中。

真:堅持真實性原則——美之基石。新聞的“真”是客觀真實,事實之真。陸定一曾指出,“新聞的本源乃是物質的東西、乃是事實,就是人類在與自然斗爭中和在社會斗爭中所發生的事實。因此,新聞的定義,就是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新聞的本源是事實,新聞是事實的報道,事實是第一性的,新聞是第二性的,事實在先,新聞在后”。[9]而在美學當中,真具有兩個方面的含義。首先,指作為美的基礎的真。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是人的一部分。人作為從大自然中升華出來的驕子,他“靠自然界生活”[10]。也就是說,客觀真實是美學的基本,是基石。其次,真理和情感是美的靈魂之真。由此可以看出,新聞的真與美學中的真都是以客觀真實的存在為基礎的。在新聞傳播整個過程中,堅持新聞的真實性是新聞的首要審美屬性。真實是新聞的生命。新聞真實性是新聞理論與實踐的基石,是新聞得以存在的基本價值、理由和意義,是新聞工作者從事新聞報道的過程中所追求的終極目標。新聞失去了真實,新聞將不成為新聞,失去了傳播的意義,更失去了新聞美學的品性,失去了美之根本,從而也失去了人民對媒介的信任,失去了媒介的公信力與影響力。

善:遵守社會倫理道德與新聞職業操守——美之準則。“美”包括“真”,還包括“善”;“善”體現了“美”的社會性。“善”是一種倫理觀念和道德觀念,是在實踐中符合人的目的的東西 [11]。從本質而言,美的“善”性品質是一種無功利的超功利,一種精神性的功利性而非實體性、實際的功利性。前者是無用,后者為有用。但前者是大用,后者卻是小用。美正是生成于這種無用與有用、大用與小用的辯證關聯和張力之中。所以一旦被用于實處,比如服務于資本或權力,美的倫理品格就會受到傷害,其自律性也會因此大打折扣,乃至其合法性根基遭到質疑和顛覆[12]。

簡言之,美的內在特質,它是超功利的、無功利的。而新聞的善在審美的表現上則是新聞選擇的倫理道德立場問題。盡管新聞是“選擇的藝術”,但是新聞記者在報道新聞事實時,要以正確的輿論引導為己任,注重新聞的社會效應和價值導向。像“楊麗娟追星事件”、“茶水發炎事件”等都揭露了媒體和記者的職業道德問題,他們都喪失了新聞的“善”,向受眾傳遞的是一種消極的價值取向,是極不可取的。

美:弘揚社會正氣,凸顯社會價值——美之根本。在真善的基礎上,新聞活動也就進入到審美層次,遵循美的規律,體現著人們的審美追求,向社會和受眾傳遞一種積極正面的具有美學價值的信息,以弘揚社會正氣,凸顯社會價值,這正是新聞美學的核心。正如我國的新聞事業是黨和政府、人民的耳目喉舌,要以“科學的理論武裝人,以正確的輿論引導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優秀的作品鼓舞人為己任”,那么我們的新聞報道應弘揚社會正氣,去關注那些能夠反映時代精神、凸顯人性之美的人和事。這樣的新聞報道才是具有真正的美學特質,社會所倡導的精品。例如,現在全國各大媒體進行的“走基層、轉作風、改文風”活動,就是記者去發現平常老百姓中的美,生活平實之美,向社會弘揚了高尚的品質精神,因此才在群眾當中引起了強烈反響。

可見,在新聞報道中的正面報道,它產生的正效應不容忽視,因為它直接呈現了新聞的美學特質,能給人以美感和熏陶。

然而生活中的真善美,不僅僅是從正面報道才能體現新聞的美學價值,也可以從負面報道中激發人們進行審美追求,從而達到凸顯社會價值的目的。例如,央視的《焦點訪談》,它是新聞輿論監督的一面旗幟,是揭露社會丑陋面的一把利劍,是弘揚社會正氣,人間真善美的一扇窗。故新聞媒體應將正面報道與負面報道相結合,強化人們對美的鑒賞力,增強人們的審美追求和社會責任感,這正是新聞美學特質之根本所在。

新聞的美學特質對新聞報道的啟示

美是無處不在的。我們生活的世界是美的,生活也是美的。它是客觀存在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去發現美。而新聞記者在從事新聞報道中如何發現新聞的美,如何表現出新聞的美感,關鍵在于“記者美學素質的深淺和審美能力的高低”,“記者能否在采訪中發現美,在寫作中表現美,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技巧問題”。[13]

因此新聞記者應加強美學知識的積累,提高自己的美學素養,即具有美學思維和審美人格。美學思維,“也就是人在穿透生物的本能思維,科學的求真思維,倫理的求善思維之后,所實現的人的最高思維境界。一旦達到這樣的高度,看問題的眼力,便能夠穿透對象的物質功利、社會價值維度,而直達其與人類的最高追求、人性的最終目的直接相關的本質層面,從而把握住新聞事件的深層價值” [14]。所以新聞記者擁有美學思維至關重要,是追求新聞的真善美、寫好新聞的重要條件。

總之,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是一個媒介化的社會,媒體與我們的工作生活密切相關,它對我們的影響越來越大。因此現代新聞傳播不僅僅要遵循新聞傳播規律,更要研究新聞的美學特質,為現代社會構建一個真、善、美的媒介環境,為社會的健康和諧發展起到積極的作用。

分享到: